西安繞城高速公路行車示意圖
專題欄目
友情鏈接

繞城藝苑
陽坡院子

作者:曹瀚月    部門:繞南管理所    發表日期:2019-10-22    瀏覽次數:158

字體調整:[ + 放大 - 減小 ]  
    庭院深深,深幾許,莫賦閑愁于此,寂靜悠歸去,只聞道弄書潑茶香。身在此處,松竹相攜,青石小巷,便覺詩意油然而生。
    這個人間仙境在柞水縣秦嶺深處,因為地處巍峨蒼翠的終南山之南,且位于暖陽和煦的南向緩坡,同時,院子之南(陽)還是周朝宰相張仲的故里,故取名“陽坡院子”。院子坐落在柞水縣營盤鎮朱家灣。利用近一小時的車程,從西安出發,經包茂高速,穿亞洲第一長隧,在營盤收費站駛出,沿S307省道向北大約7公里便到。
    利用假期,我有幸與家人朋友們驅車到此,僅是沿途的山水林田,就已經美不勝收了。車子沿著乾佑河,蜿蜒曲行,不一會便到了,我迫不及待的下車,環望四周,群山連綿相依,叢林籠著瓦舍,緊擁著這片玲瓏小巧的土地,青霧繚繞,飄蕩在群山與老屋之間,使院子若隱若現的蒙上了神秘輕盈的面紗。院前是 緩緩流過的乾佑大河,像一條靚麗的飄帶,戀戀依偎在院落的腰間,河中似流非流的清水,像是在輕盈曼舞,又似在玲玲歌唱,激蕩著山間溢滿的幸福。僅此眼前景,便有“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”之感,再用力的吸上一口清新的山間氣息,將體內濁氣浸稀,便覺得神清氣爽。
    正在我們面前的是一扇朝南而極具古風色彩的木質籬笆門,籬笆環繞,我歡喜的推開了門。經主人介紹,在保留百歲高齡的夯土墻體和木質結構的瓦屋頂下,有的,加入了唐風,青竹碎石,斜窗與臥榻,木屋與露臺,讓你身臨其境;有的,還原了陜南老屋的樣貌,特意的擺了些極具特色的老物件,面鏟、背簍、老茶壺、水煙斗,還有碎石板砌成的壁爐,冬日里圍爐而坐,娓娓暢談,真是一種享受呢。
    除此之外,院落的布置也著實是下了功夫的,不說矮松、鳥雀,光是種植的苔蘚種類就有五六種。還有一處竹具,可蓄水,在滿水后會“咚”的一聲把水倒出來再重新抬起來蓄水,敲到石頭上的發出清脆的聲音,這個東西叫做“驚鹿”。古時為了驅趕鳥獸,現在聽著循環往復的聲音,在幽靜的庭院里傳開,就有著說不出的禪意。蛙鳴、水流、鳥叫、風吹在脆竹打青石“咚”的那聲里,化成一首古樂。
    秋霖脈脈,陰晴不定,剛才還是暖陽斜射,這不一會兒的工夫,竟滴滴嗒嗒的落起雨來,我們進了間名為“清露”的屋子,這里每處居房都有一個脫俗雅致的名字,有青梅和飛云、碧玉、沐香、滄月、聽雪、清露、竹馬和蒼山。
    剛入屋內,就看到北墻上貼著香火扁,中間大字書寫著:“天地國親師位”,兩邊豎聯是“金爐不斷千年火,玉盞長明成歲燈”,字跡遒勁有力,極盡書法家寫的楷體。扁下雕木古色神臺上,擺放著主人祖宗的神像,四個小碟子里盛放著供奉祖先的供品,兩邊還擺著香爐和香燈。緊靠香火臺前面,居中擺放著一張油黑發亮的八仙桌,桌子東西兩邊各擺著一張雕制非常精美的太師椅,同樣油黑發亮,肯定是當地土漆染的。桌面北邊擺放著一個瓷茶盤,盤中放了一盒龍井茶,一個瓷茶壺和四個茶碗。盤子兩邊一邊是水煙袋,一邊是水煙。桌前地面還有一塊辮花棕毛墊,這應是晚輩向主人行拜大禮的跪墊。東西兩邊靠墻還擺放著四張弧形園木靠背椅,用于招待來賓落坐。
    屋內還設置了一個木板式的踏步梯,我們沿著木梯上去,映入眼簾的是一間小閣樓,這里的感覺又與先前不同了。抬頭就看到青藤編造的燈罩,又有輕紗包裹,使得燈光顯得格外柔和溫暖。古樸的桌椅,青素的插花和一套樹棕色的茶具,很是雅致。再有那弧形木格紗窗,我透過去,看窗外雨滴竹稍,一時間竟入了迷,想起《紅樓夢》里的瀟湘館,黛玉歪在躺椅上,也是透著這樣的窗,聽窗外雨聲簌簌,手里捧兒著《樂府雜稿》,讀著《秋閨怨》《別離怨》等詞兒,不免心有所感,起身在窗前落筆寫下“…寒煙小院轉蕭條,疏竹虛窗時滴瀝。不知風雨幾時休,已教淚灑窗紗濕”的一首詞來,詞名曰《秋窗風雨夕》。若有一景能似曹雪芹筆下的大觀園,觀賞一觀,那就便是人生幸事了。木格小窗,清寒透幕,大抵就是這樣的場景吧!那一刻我仿佛也到了大觀園內的瀟湘館,涼涼微風吹進,掀起桌上黛玉剛書寫的詩詞,這個窗外是《紅樓夢》里的秋,夢里夢外,我竟癡癡的分不清了。
    透過紗窗,我低頭瞥見庭院內,有一處巨大枯石,石頭下圍了一圈又一圈似流水紋絡的白砂,宛如石頭落在了水中,泛起陣陣漣漪。白沙純凈,不似淤泥里小蟲沾染的長滿濕草的石頭。所以,這處景顯得悠然寂靜。“你看,那白沙環繞的石頭,像不像假山水?”我指給身邊的朋友看,他笑著說,“你還真說對了,這個別名就叫做‘假山水’,也叫‘枯山水’,石塊為山巒,白沙為湖海,線條為波浪,無水而喻水,無山而類山,這是日式庭院的景觀,可見設計者的一番心思啊!”一沙一石,類山似水,真有一種無以言說的禪意在其中。雨中的庭院,木屋木板,矮松翠竹,仿佛被浸泡了一樣,細細聞之,有一股清幽的古香侵染人心。
    山中方七日,世上已千年,可不知是時光緩緩帶我進入了千年前的唐韻古風,還是悠悠歲月的不舍而恍若千年?我們和桌而坐,沒了人的聒噪與車鳴刺耳,是真真切切的慢下來了。或是聽雨觀景,輕聲細談,或是烹茶品味,下棋博弈,再或是翻看一本梁實秋先生的《人間有味是清歡》,沉浸于此,便真的是難得的清歡了。
    蘇軾被貶惠州羅浮山時,因貪吃荔枝,寫下“日啖荔枝三百顆,不辭長作嶺南人”的詩句,而今日,我有陽坡院子一游,身處松山云舍,也想來一句,日賞南山夜聽雨,不辭長作終南人。觸景生情,詩從景來,到了一個好去處,得了一日的愜意,便享一時的悠閑吧。

快速導航

  上一條:永有一絲善意在支撐未來
  下一條:朋友,讓我們常常想起……
  • 版權所有@陜西省交通建設集團公司西安繞城分公司
  • 陜ICP備12001345號  技術支持:時代潤迅
  • 双色球开奖号码